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誰養大了“今日頭條”?

今日頭條的侵權之爭,最終應由法律定奪。但是,任何一款新媒體的技術進步與創新,都應該建立在對版權的尊重與敬畏之上,如果繞開版權談估價,避開法律說盈利,它的身價再高,也可能是一個經不起法律沙場的泡沫市場。

  不到2歲的國內資訊APP“今日頭條”,給中國的新媒體時代創造了又一個奇跡。這個別人眼里的嬰兒近日突然宣布獲得了1億美元的投資,并獲得5億美元的估值。

  沒有一個頭條是它自己的,但每個勞動者用血汗碼的文字,都可能是它的頭條。這就是今日頭條的智慧集中點。今日頭條的宣傳口號,印證了這個智慧的理念——再微小的聲音也能上頭條。

  以微博、微信掀起的新一輪自媒體傳播高潮,是個崇尚發聲的時代。所謂最微小的聲音,其實正好抓住了受眾參與社會的發聲需求和表達心理。一個幫助別人發聲的“傳聲筒”,可能提供了人們發聲需求、傳聲作用,擴大了信息的傳播力度,但是,它的負面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首先就是繞不過的原創侵權之坎。

  不是每個原創者都愿意在不支付報酬、或者只獲取了單一途徑的報酬之后,就心甘情愿地養大別人的“頭條”。也不是每個支付了作者報酬的傳播平臺,都愿意自己的頭條成為別人的頭條。今日頭條真正創新的不是內容生產方式,而是傳播方式,是一種市場盈利方式的創新,屬于“生意經”的思路。

  所有媒體人,都在尋找新媒體成功之路。今日頭條想到的并且做到的,除了經營智慧高人一籌,更有著比別人勇創禁區的膽量。盡管今日頭條表示,希望建立一個媒體、用戶以及廣告主共贏的媒體生態系統,但是,真正的贏家,卻只有它自己。

  今日頭條稱,其所有的內容都是經過合作伙伴授權,他們會根據要求,確保原來頁面上的廣告位不被過濾,而對于“一些地方性的小網站”,他們會為其提供轉碼服務,如果說今日頭條侵權,那么,侵權的只可能是其合作方。

  這是同一條資訊,同樣在使用,別人在河邊有落水之險而他永遠都在岸上的霸王心態,是別人有麻煩、他永遠不會跟著倒霉的無風險投資生意。這種別人買單他消費、別人吃虧他獨賺的經營項目,不知道它的法律依據從何而來,又如何與他的上家撇得清風險關系?

  有媒體對今日頭條的無本萬利生意,給出了在侵權上屬于“人盡皆知的法律常識”的點醒。理由在于這款APP對所獲資訊作了版權法不能包容的“二次加工”;而鏈接方式直達最終目標,屬于網絡版權法中的“深度鏈接”。

  今日頭條的侵權之爭,最終應由法律定奪。但是,任何一款新媒體的技術進步與創新,都應該建立在對版權的尊重與敬畏之上,如果繞開版權談估價,避開法律說盈利,那么,它的身價再高,也可能是一個經不起法律沙場的泡沫市場。

  事實上,今日頭條的肥大,是日漸頹勢的傳統媒體、與規規矩矩做新媒體的平臺集體養大的。更是法律界定的裁判缺席,給睜眼養大的。如果說今日頭條今天的估值令人羨艷,多少參雜著無數頭條的真正貢獻者,對于一夜暴富的頭條娃有些眼紅有些嫉妒的心情,那么,對于隔山沾不到丁點利益的原創者來說,更是一種被邊緣化了的失落與傷害。這其中,傳統媒體首當其沖。

  很多唱衰傳統媒體的新媒體人,其實是在利益面前,感受到了分發和渠道帶來的種種好處,卻偏偏將資訊的原創與整合晾在了一邊。在他們眼里,原創是天然而又不擔風險、不付報酬的富礦,一線記者和編輯的采編業務,不是市場化可以估值的。他們可以被市場估值,卻不愿、也不會想到去評估傳統媒體生產的勞動價值與智慧價值。他們將別人的勞動與智慧看得分文不值,卻在自己的囊中完成程序化的抓取之后,賣出高價。這種市場,不是創新,而是盜取。

  如果內容的生產與創新不能成為媒體市場競爭中的議價主角,傳統媒體的沉淪,便是自然而然之事。它像一場失去基本游戲規則的比賽,傳統媒體、資訊的生產工作者,所面臨的就是一場不公平的競爭。法律不為資訊的生產苦力、傳媒的內容創新護航,就會有更多“今日頭條”這樣的暴發娃,集體將百年老店的資訊隊伍和資訊平臺,一一扼殺。

  健康的媒體生態,絕不應是渠道至上的新媒體與睜著眼打盹的法律,共同閹殺傳統媒體新聞采編業務的過程。對于原創內容生產者來說,既需要法律的保護,也需要市場的尊重。(文/劉雪松)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