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中紀委“自曝家丑” 對自己人下狠手

中紀委在用一系列大案震懾全黨之后,轉過身來,對自己人也擺明了態度:別以為是兄弟就不會被查,我一樣下得去狠手。由副國級的中紀委常務副書記直接分管——專門用來查紀委系統內違規的“自己人”。

  這次說的還是中紀委。沒辦法,這個過去很“冷艷”的機構最近估計是打定主意要讓自己婦孺皆知了。


紀檢監察干部監督室由副國級的中紀委常務副書記直接分管。

  最近的新聞是,他們新搞了一次機構改革,又(對,又)增加了兩個專門負責查案的紀檢監察室——這是中紀委近期第二次擴張辦案室了,誰都知道,查案的人多了,未來被查的人自然更多。

  不過這在當下輿論已不新鮮,這次特殊的是,中紀委專門設立“紀檢監察干部監督室”,由副國級的中紀委常務副書記直接分管——顧名思義,這個機構,專門用來查紀委系統內違規的“自己人”。

  簡單說,中紀委在用一系列大案震懾全黨之后,轉過身來,對自己人也擺明了態度:別以為是兄弟就不會被查,犯了錯我一樣下得去狠手。

  很好。

  直接說吧,我挺喜歡這股狠勁。當然,按照黨政話語體系,中央領導不會這么表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對此的措辭是:打鐵還需自身硬,信任不能代替監督。第一句講的是情感,意思是紀委的人要有自己的尊嚴,努力做個沒問題的人;第二句談的是制度,怎么保證紀委的人沒問題——這第二句話估計也是現在整個中國官場的疑問。

  實際上,有關“誰來監督紀委書記”的疑問,早在8年前就有了,當時輿論還在熱議巡視制度和紀委書記空降現象如何打破地方保護藩籬。然而,在震駭全國的湖南郴州貪腐大案中,郴州市市委書記李大倫被查后,紀委書記曾錦春也被抓,人們赫然發現,這個所謂“第一貪紀委書記”把“雙規”作為了整治當地官員的手段,以反貪之責行貪腐之實。

  日后被抓的曾錦春在獄中坦誠說出自己的邏輯:紀委對黨內干部有隨時監督的權力,郴州當地領導誰有問題,市紀委可以直接向省紀委匯報,所以市委書記對紀委書記有懼怕心理,一般不管市紀委的事,免得給自己惹麻煩——“這樣,市紀委就成了一個除上級紀委外無人敢管的特權部門”。

  仔細思量你會發現,鑒于貪腐的普遍存在,我們的黨政系統為了保險起見,幾乎希望在任何可能的場合和領域都使用紀委書記——任用選拔干部要紀委討論通過,工程招標、礦山整治等貪腐高發領域,都要讓紀委書記當領導小組副組長,以便監督。

  這當然有非常有利的一面,但如果身為副組長的紀委書記出了問題呢?是否更方便向這些高危領域伸手了?實際上,最近幾年,不停有地方紀委書記甚至省紀委書記落馬的消息,“誰來監督紀委書記”已經必須面對。

  十八大之后,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提出反腐要以“治標為主”,中紀委努力擴張辦案機構,掀起反腐浪潮,那么成立一個專門監督紀委的機構,也屬必然:

  第一,要取得反腐效果,就要反腐者本身組織有力,忠誠不二,保證執行,不通風報信成為腐敗者的同盟;第二,抓的貪官越來越多,紀委系統的官員也必然越來越有實際上的權威,此時也要嚴明紀律,保證他們明察秋毫但不為害官場,讓官不聊生;第三,要防官之口,讓地方不至于產生“你自己還不干凈呢”這樣的逆反心理,讓中紀委保持道德和紀律優勢,避免被監督者的反彈。唯有如此,才能讓反腐浪潮繼續保持下去,為治本贏得時間,不至功虧一簣。

  而配合這個新機構成立的另一個背景注腳是:最近落馬的山西省委副書記金道銘甚至當過中央紀委辦公廳主任,如假包換的中紀委“自己人”——人家中紀委反腐都反到這份上了,就算有官員心中覺得最近被約束得過于嚴苛,也還真說不出什么來。

專欄策劃: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