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處理“娃娃魚飯局” 別像娃娃一樣任性

深圳警方日前就吃娃娃魚事件下達“專項教育整頓活動”通知,嚴禁各單位以任何形式聚餐。矯枉不能過正,尤其是作為一方政府部門、紀律部隊,對干警的日常行為約束,應當有統一、恒定的標準,沒有誰反對公職人員也該有私人生活,普通的私人聚會不僅不該被禁止,還應當被保護。

文/蕭銳

  有關部門的臉,還真的像娃娃一樣。深圳公安系統官員吃娃娃魚、圍毆記者事件,發展到現在,有一種非常奇怪的傾向。據《新京報》報道,在包括市公安局副局長曲曉順在內的14名官員被停職之后,深圳警方日前下達“專項教育整頓活動”通知,嚴禁各單位以任何形式聚餐,同事聚會、同學會、老鄉會、戰友會聚餐聯誼被禁止,婚喪嫁娶宴請要提前報批。

  有這個必要嗎?外界聽聞這個消息,難免有點莫名其妙,不少網友開始同情深圳警察、尤其是基層民警。昨日晚間,@公安部刑偵局 認證微博還以“警察在一起吃飯”為題發了一組照片,照片均是各警種基層警員在戶外吃盒飯的景象,不平、不解亦或調侃的成分都有。

  不只深圳警方在因噎廢食

  矯枉不能過正,尤其是作為一方政府部門、紀律部隊,對干警的日常行為約束,應當有統一、恒定的標準,而不是因為某一次具體事件的發生便瞬間緊張起來,這也不行,那也不敢。因為局長們一次動機曖昧的聚餐被曝光,因為領導干部在酒后毆打記者這樣不恰當行為的惡劣影響,而讓全體警員陪綁接受懲罰,這無疑成了某種意義上的連坐。

  領導得病,下級陪著吃藥,這顯然不合適,而且很任性。非常相似的情況有,全國上下對“八項規定”的執行,很多五星級酒店生意淡了下來,官員不再敢明目張膽去公款吃喝了,但同時在各地也出現了許多不正常的現象。比如影響和波及了普通公務人員的正常福利,中秋連月餅都不發了,年底退休職工的一袋面、一桶油也免了。彼時不正之風肆虐的時候,普通公職人員眼看著領導胡吃海喝,沒沾上什么光,現在領導究竟約束住了沒有還不清楚,普通職員的那點福利卻被戒掉了。在執行“八項規定”過程中,各地出現一些壓制基本福利、嚴管普通公職人員行為的現象,應當得到足夠的反思與警醒。

  “娃娃魚飯局”到這一步,對事件本身的調查與處理,與因噎廢食地禁止普通員警私人聚餐,本身沒有必然聯系,警方如此做,不僅無必要,而且動機可疑,貌似在刻意陷監督者于四面樹敵的某種尷尬境地。

  娃娃魚飯局,到底誰掏的錢?

  1月21日晚上的那次“娃娃魚飯局”,雖然官方的調查結果還沒有正式出臺,但經過這些天的細節厘清與后續報道,有些關鍵細節大體也算清晰了。首先,飯局到底是誰買的單?深圳警方的初步說法里強調,此次飯局由退休官員王鷹航埋單,但據深圳警方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實際上是“記者暗訪后,警方為規避風險,事后讓退休干部王鷹航買單”。那么這個“退休官員私人宴請”的說法,便顯得非常可疑,也與公安分局專門為飯局安排安保人員外圍警戒的作法格格不入。普通的私人聚會,有什么必要專門派安保人員門口把手,看到記者暗訪又有什么必要打人砸機器?

  在此前媒體報道中,酒店負責人也曾提及,以往此類飯局都是有一個李總在埋單。這個李總是誰,這次飯局是否本來也是李總在埋單,這事關事件起因定性的關鍵問題,需要事件調查方做徹底、無偏袒的信息公開。

  究竟是私人聚餐,還是由商人埋單的警界高官聚會,性質有非常大的區別。但不論埋單主體究竟是誰,在媒體接到爆料介入暗訪之后,尤其是在媒體暗訪被發現的第一時間,“娃娃魚飯局”的最大錯誤所在才上演,而這些與深圳普通的員警無關。

  首先是動手打記者、砸設備,現在看來,當記者暗訪被發現,出手圍毆記者的人員無疑與警方有關,而起碼在現場圍觀此次暴力行為的包括了深圳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長、多位下級分局領導,都圍觀了一場肆意上演的暴力,眼睜睜看著不制止,甚至放縱。

  “娃娃魚飯局”的第二大錯誤,在于記者報警后,出警民警忌憚于領導威嚴而采取的偏袒、脅從態度,放走眾多警局高官。這其間所犯下的錯誤,已經不是一場出資主體可疑、目的不單純的官員聚餐可疑概括,涉事警員、官員所可能要承擔的,不僅有違紀,甚至不乏違法的責任。也正是警務人員(甚至是官員)動手打記者,出警警員包庇、放縱行兇人員等行為,讓公眾輿論無法接受,呼吁要嚴懲。

  而在此之后,第一時間的事件調查,調查組組長本身甚至就參與了這場飯局,也就是說其也曾目睹下屬警員毆打記者、搶拍攝器材的全程,讓深圳警方調查處理的公正性再次面臨質疑。不難看出,事件后期網絡呈現出的某種委屈、不服情緒,建立在對事件情況并不完全了解、尤其是警方通報過于模糊的基礎上。媒體曝光和針對的,從來不是普通警員、公職人員的私人聚會,而是出資人不明、娃娃魚來源不明的神秘飯局,是飯局參與者對媒體監督的暴力對待。

  “娃娃魚飯局”,也是普通警員的公敵

  按照上述情節的還原,“娃娃魚飯局”的定性并不難以判斷,是警方中多名高級官員違規聚餐(特別是飯局出資人事后有被掉包嫌疑),在遭遇記者暗訪后圍毆記者,瀆職偏袒放縱警方內部人員。對于事件來龍去脈的復盤,需要有更權威的機構進行,但對本次事件的整頓與處理,更多應放在涉事官員,或者刻意擴展到整個警察隊伍的管理層,而不是普通警員。

  是故,此次飯局事件的處理與調查,深圳警方一方面應當不偏袒、夠徹底,另一方面也不能矯枉過正、殃及無辜。萬萬不能想盡一切辦法為涉事官員尋找避風頭的可能性,同時卻對普通警員的基本生活、工作造成不必要的干擾。更加要警惕的是,藉由將輻射面無限制擴大的禁令舉動,試圖在警察隊伍內部營造某種同病相憐、同仇敵愾的情緒,模糊官員私下神秘飯局與普通警員正常私人聚餐之間的區別,在公職人員接受輿論監督與動手打記者、搶設備之間,尋求某種強詞奪理的解釋空間。媒體監督“娃娃魚飯局”,卻沒去暗訪肯德基、真功夫里的公務員家庭小聚,便很能說明二者的區別。

  事實上,警界高官的”娃娃魚飯局”,以及飯局后粗暴對待媒體監督的行為,不僅是全社會的公敵,同樣也給警察隊伍中普通警員利益帶來了極大傷害。正是安保人員門外把守、出資人至今成迷的神秘飯局,破壞了警察在民眾心中的良好形象,也讓普通一線警員經年無休的辛勤與付出蒙羞。對涉事官員的嚴肅處理,不僅是對個案事件的應有反思,同樣也是為了挽回與重塑警察隊伍的形象。

  沒有誰反對公職人員也該有私人生活,普通的私人聚會不僅不該被禁止,還應當被保護。對類似“娃娃魚飯局”之類不正常飯局的反對,在于社會監督和約束公權力的任何違規、出界行為,也正是為了讓普通公職人員有不被誤解的真正私人生活。

專欄策劃: 搜狐評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