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張翰古力娜扎相戀 愛情無族界

  假如這只是另一樁明星藝人之間的情史披露,不見得引起那么多的關注。張翰與古力娜扎的交往,因后者的維吾爾族身份,讓他們的愛情平添了多重社會思緒。網上質疑的聲音不少,有些是基于異族交往之困難的現實經驗,有的則從信仰的角度出發,不認可某種可能導致跨越精神界限的世俗結合。

  文/麥嘈

  昨日,張翰在微博主動曬出與古力娜扎的親密照片,以這種方式突然公開了戀情。由于兩人都是近年來炙手可熱的影視明星,由于張翰此前與其他女藝人感情頗多糾葛,與古力娜扎的交往自然引發了外界關注。今天古力娜扎主動發文《他真的很好》,講述相戀過程,表示是張翰主動追求自己,二人是在去年12月在一起的。她還表示張翰沖動的公開是因為兩人有些小摩擦,但娜扎力挺男友:“他是一個癡情專一的男人”,維護之情,溢于言表。

  假如這只是另一樁明星藝人之間的情史披露,不見得引起那么多的關注。張翰與古力娜扎的交往,因后者的維吾爾族身份,讓他們的愛情平添了多重社會思緒。網上質疑的聲音不少,有些是基于異族交往之困難的現實經驗,有的則從信仰的角度出發,不認可某種可能導致跨越精神界限的世俗結合。而就維漢通婚的現狀而言,在古力娜扎的家鄉新疆,維族與漢族之間存在著通婚數量少、通婚障礙大的現象。據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國56個民族中,維吾爾族是族際通婚率最低的(有配偶人口中1.05%為族際通婚)。

  當然,張翰與古力娜扎還在交往中,正如大家所知,男女交往不必定導致結婚。現在討論他倆的“通婚”,恐怕為時尚早。但隨著人口流動、族際交往的日益頻繁,通婚之難卻是橫亙在許多民族身份不同、卻深陷愛情之中的男女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在法律上,我國《婚姻法》規定結婚必須男女雙方完全自愿,不許任何一方對他方加以強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第七條還明確規定,禁止宗教干涉婚姻家庭。因此,不同民族之間的通婚是受法律保護的。族際婚姻和男女交往遇到的障礙,更多是政治氛圍、文化力量、家庭傳承和生活習慣的影響所致。

  在歷史上,跨族、跨部落(甚至跨村落)的通婚曾引起族群間的極大恐懼,因為,所謂血統的純潔影響著財產分配、子嗣承繼等事關社群延續的重大議題。尤其,女性身體被視為男權社會和家庭的財產,她的生育和哺育功能逐步演化為民族和國家興衰的核心象征之一。戰爭爆發時,針對異族女性的性強暴,往往代表了對異族的集體羞辱,并且摧毀異族血統的純潔性;而在某些情況下,異族之間的和親,也帶有以家族紐帶維系部族關系的強烈企圖。在此情況下,個人私情要服從于民族大義。這一邏輯延續今日,因特定歷史和政治時空氛圍的限制,直至今天,一些多民族居住區域的男女青年依然要為他們之間跨越各種藩籬的愛與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心力。

  1957年2月27日,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曾頒布規定:“禁止漢族男性干部和本地各少數民族女子結婚”,生產建設兵團也有類似規定。1983年5月,新疆首次開展“民族團結教育月”活動,彼時維漢通婚雖然已經從法律上被允許,但實際操作時,依然顯得謹慎。直到1986年,不同民族的男女登記時,仍會被延長辦證時間,有關部門的目的仍然是要申請結婚者能夠慎重地考慮自己的婚事。假如當年這些措施的初衷,是為尊重少數民族風俗習慣,維護民漢團結。那么,近年來隨著民族意識上升,當地的政策已改為鼓勵少數民族與漢族通婚,希望以此促進民族融合,緩和某些地區的緊張局勢。

  然而,在古力娜扎的愛情自述中,我們找不到以上這些歷史大背景及沿革的蛛絲馬跡,她也未提到諸如民族、信仰這些復雜的身份問題,讀者能感受到的,唯有熱戀中男女的互相傾慕與互相愛護。這一方面源于他們的確跳脫了(或者還來不及考慮)愛情以外的因素,另一方面在于他們各自的明星身份、經濟自主,遠離了原生家庭,也遠離了原有的民族社群。但也許,這種類似“真空”中的滿滿愛意,才是男女交往本來應有的面目。如同白人與黑人,外國人與中國人,或者不同性別身份的人相互的愛。而更大的問題恐怕是,古力娜扎和張翰以外,那些跨越族群背景愛戀和交往的人們,如何讓他們的故事流傳,讓更多克服障礙的策略得以分享,幫助他們在國族的背書、社群的認可之外,打開自我與家人的生命情結,擁抱愛本身。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